1547人浏览
2021-03-24 18:38:29
未来网(www.k618.cn中央新闻网站)北京4月16日电(记者 马慧娟 刘文静)“看到这些画的时候,我们都很吃惊,一是几乎没有孩子的创作,全是老师教授的东西,孩子在美术上的灵性和个性体现不出来。在对孩子进行艺术教育时,要突出孩子的创意能力,而不是技能,给孩子一点空间,让孩子的个性有所展现。”近日,“我心目中的历史人物”——全国青少年绘画总展作品评审会在京举行,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周殿宝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说。

本次总展由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主办,未来网承办,旨在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少年儿童的殷切期望,用孩子们听得懂、记得住的语言和具体、直观、生动的方式,引导少年儿童体验感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用手中的笔,画出自己心中的历史人物,提升美术素养的同时,走进这些历史人物,用他们的精神激励自己茁壮成长。活动还得到了文心兰青少年文化艺术发展中心的支持。总展收到来自全国各地少儿美术作品共计5000余幅,有600余幅通过初评,最终选出了240幅进行总展,其中,包括16名“创意奖”和4名“色彩奖”,主办方将予以奖励。

近日,“我心目中的历史人物”——全国青少年绘画总展作品评审会在京举行。未来网记者徐博摄

孩子是空白,关键在老师

“名师出高徒,老师有多强,学生才有多强。”周殿宝直言儿童美术教育中老师的重要作用,“孩子是空白,关键在老师”。当老师自己没有鉴赏能力,给学生展现不出一些创意和新的理念,分不清好坏作品时,就没办法指导孩子画出好的作品,只能是给学生一个固定的模子,让大家去临摹。

周殿宝举例,比如画人物,月牙嘴、丁沟鼻子,杏核儿眼,柳叶眉,一上课,老师给你一个模子,你就照着画吧,没什么特性和个性,画出来的都一样,可是,你看看,哪个人和哪个人长得一样呢?大家都是不一样的,画出不一样的个性,表达孩子内心对事物的真实理解,这才是少儿美术教育最重要的。

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周殿宝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未来网记者徐博摄

“我们目前的教育,理论知识比较强大,最缺失的是‘图真’,就是反映儿童内心真实的东西和本身自有的意识,画得多像没有用,最主要的是通过绘画表达儿童的心智和情感,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鉴赏能力和开阔的视野。”周殿宝说。但是,我们目前的少儿美术教育,大多是临摹,孩子没有个性,没有想象空间,孩子的智力得不到发展,感觉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这与整个社会的教育和文化有关,对儿童的成长产生极大的的影响。

十几年来,周殿宝总是听到家长向他抱怨,“我们孩子画得不像!”这其实是一个误区,他劝告家长,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不要关注孩子画得像不像,要关注是不是孩子自己的理解,有没有把他自己的理解画出来。每个孩子都有个体的差异,理解是不一样的,非要让他画成标准化的,跟老师画的或跟其他孩子画的一样,会打击孩子的自信心。

周殿宝强调,在对孩子进行艺术教育时,要突出孩子的创意能力,而不是技能,给孩子一点空间,让孩子的个性有所展现,不要要求孩子按着自己画的圆圈去模仿,这是最好的教育。

考级带有一定“欺骗性”,学画画不是为了成为画家

首都师范大学儿童文学艺术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儿童美术艺委会秘书长杨景芝认为,美术教育与其他艺术教育不同,儿童是根据他对整个世界的认识和体验去画画的,所以美术对儿童身心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反作用。在智力方面,画画要经过观察、记忆、想象、创造和实践五个环节,由此促进儿童的思维成长;在另一方面,艺术是情感性行为,有利于促进孩子情商的发展。

首都师范大学儿童文学艺术研究发展中心副主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儿童美术艺委会秘书长杨景芝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未来网记者徐博摄

杨景芝强调,美术对于孩子来说也是游戏,可以激发孩子的兴趣和创造力。儿童美术教育是一种普教活动,不是为了学习技能,也不是为了让孩子将来成为一个画家,而是培养孩子的基本素养,包括审美能力、人文素养和创新能力。所以,美术教育对于培养一个高素质的人才来说,是很直接的方式,应该是每个人素质发展的必需,并不是成为不了画家学画画就没有用了。

周殿宝对此也深有感触,他举了一个学生的例子,小时候跟老师学的是陶艺,培养了他对泥土温度、特性的敏锐感知和把握,初中开始,因为学业繁重,他就中断了陶艺的艺术学习,大学考入一所知名的工程类院校,所学专业也和艺术无关,但是,在专业领域的研究中,他将小时候学的陶艺艺术运用到核磁专业,获得了灵感,取得了突破,这得意于艺术熏陶给他的创意。

针对目前很多家长比较关心的艺术评级,杨景芝认为,艺术评级是很不现实的,考级带有一定的“欺骗性”。儿童的艺术创作主要是依靠自己的感受去表现的,创造能力是很难划分等级的,也是没有标准的。有音乐学院的教授说,有的孩子钢琴考到了十级,但是他并不懂音乐。这种情况下,考级对于一个孩子素质的提高和艺术的熏陶都是没有作用的。

杨景芝强调,艺术教育的宗旨是在精神世界里培养高素质的人才,许多教育培训机构都是从市场经济的角度出发,只思考怎么去赚钱,而不是培养孩子自身的能力,建议家长摆正观念,从提高素质的角度出发对孩子进行艺术教育。

外国的东西玩儿得太多了,要回归本土

杨景芝直言,目前有些培训机构教孩子们画卡通画、简笔画或漫画,这是一种流行文化的培训教育,在少儿阶段是不合适的。“我们提倡对儿童进行经典传统文化的教育,流行文化的教育对孩子思维的发展和素质的提高没有帮助。”

现任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中国文字博物馆客座研究员、中国书画家研究会副会长李土生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未来网记者徐博摄

此外,也有一些机构鼓吹创造性,让孩子用吸管随意吹墨或者乱涂乱画。这都是给孩子灌输一种效果式思维,孩子的艺术活动和创造应该来源于自己的生活和体验。杨景芝以外孙为例,他将洗澡水画成红色,因为他觉得洗澡水是热的,这就比直接教育孩子三原色更有效果。

周殿宝也强调,对历史人物的理解,要回归本土,要强调对本土文化特别是地域文化的理解,比如山东的孩子对孔子的理解和感受就更深。历史人物不能离孩子太远,离得太远,感触和理解不深,他也就画不出来,因为激发不出他的积极性。

在儿童美术教育领域,外来文化特别是日本文化对我们影响较大,儿童简笔画就是源于日本,“比较好上手,一代一代传”。我们把外来的东西强调得太多了,没有注重我们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周殿宝说。

现任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中国文字博物馆客座研究员、中国书画家研究会副会长李土生应现在“我很着急”来形容现在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丢失,他认为,琴棋书画不分家,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文化的根。

电脑版 手机触屏 下载APP